2019-08-17 11:16:1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到目前为止,这些国家一直陷于困境。培养后殖民时代精英的官方教育机构难以为大众市场服务。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由于入学率激增,该地区大部分国家学生的人均公共资金减少了。
百度 来源:南昌新闻网原创出品

参考消息网8月15日报道 英媒称,人口激增令非洲大学感到压力。

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8月10日报道,“在卢旺达找工作并不容易。”让-保罗·巴哈蒂说,他是2013年在基加利成立的开普勒学院的一名学生。但这位22岁的年轻人认为他所学的课程将帮助自己脱颖而出。他学习医疗管理,这在卢旺达是一个成长中的行业。

据报道,开普勒学院的学位得到美国南新罕布什尔大学的认可,该校是美国最大的在线大学之一。课程的前六个月是关于批判性思维、英语、交流和IT等技能的速成班。

巴哈蒂说:“开普勒学院知道雇主想要什么,我喜欢这一点。”

报道称,近几十年来,数百万像巴哈蒂这样的年轻人令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学生人数大增。

VCG41171571883

图/视觉中国

如今,那里有800万人接受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包括职业院校和大学。这占当地年轻人比例的9%——是2000年数据(4%)的两倍多,但远远低于其他地区。在南亚,这一比例为25%,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为51%。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人数和比例都将持续增长。该地区约有9000万年龄在20至24岁之间的人口,预计这一数字将在未来30年翻一番。

2012年,相关年龄段中42%的人完成了中学教育,而预计到2030年相关年龄段中完成中学教育的比例将达到59%。非洲国家要想满足受过教育的年轻人的愿望,就必须确保他们有深造的机会。

人均公共资金减少

到目前为止,这些国家一直陷于困境。培养后殖民时代精英的官方教育机构难以为大众市场服务。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由于入学率激增,该地区大部分国家学生的人均公共资金减少了。

这反映了发展的轻重缓急难以平衡。在最贫穷的非洲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的费用比小学生高27倍。由于大学生通常来自富裕家庭,大学开支是在补贴精英的子女。

少量分摊公共资金对学校的影响显而易见。非洲大学每名教授对应的学生人数比全球平均水平多50%。学生读人文学科的可能性比理科的可能性更大,教授理科的费用更高。超过70%的毕业生拥有文科学位,而亚洲的这一比例为53%。

越来越多的非洲年轻人前往国外。2017年,约有37.4万人在海外学习,比20年前的15.6万人有所增加。许多人就此留在国外。每9名具有高等学历的非洲人中就有一人生活在经合组织国家,而拉美人和亚洲人的比例分别为13比1和30比1。

私立院校填补差距

在公共部门努力满足对教育名额的需求并提供优质教育的同时,私营部门正在填补差距。

从1990年到2014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公立大学数量从100所增加到500所,私立大学从30所增加到1000多所。很多大学的规模都很小。

在基加利,卢旺达大学有3万名学生,而私立大学各有几百名学生。但奥尔巴尼州立大学的丹尼尔·利维指出,私立大学招收学生的比例越来越大。2000年,大约10%的非洲学生上私立大学;到2015年,这一比例达到20%。在卢旺达,一半以上的人上私立大学。

私立大学的学生往往受益于新的教学方式。以2002年在阿克拉成立以来一直稳步发展的阿谢西大学为例。该大学创始人、前微软公司工程师帕特里克·阿武瓦说,加纳的高等教育大多是基于死记硬背,并不“教学生批判性思维”。他以美国文理学院作为阿谢西大学的模板,在那里,学生们的学习结合了人文学科和理科。

职业院校也可以进行创新。2018年在内罗毕开设首家分校的营利性机构“非洲领导力训练”组织运营着为期6个月的软技能“训练营”,然后帮助学生找到为期6个月的实习机会。它的策略是,当品牌足够强大后,雇主不会介意它的毕业生没有学位。

“非洲领导力训练”组织的创办者、加纳人弗雷德·斯瓦尼克说:“传统的大学模式很难盈利。”2013年,斯瓦尼克成立了非洲领导力大学(ALU),该校被称为“非洲哈佛”。

但他承认,ALU的毛里求斯分校(每年住宿费和学费共计1.5万美元)和基加利分校(9000美元)“太贵了”。它放弃了开设数十个类似分校的计划,而是扩大了价格更低(每年2000美元)的“非洲领导力训练”组织模式。

资金问题仍是瓶颈

然而,扩大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最大障碍是学生的资金问题。私立大学和公立大学的情况都是如此,因为在大多数非洲国家,公立大学收取预付学费。开普勒学院的泰波·约泰努斯说:“瓶颈不是教育模式,而是资金。”

报道称,这不仅是一种不公正,而且是经济效率低下的表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学毕业生与非毕业生的平均工资差距比其他地区更大。如果学生们能推迟开支,那将是有意义的。这将确保那些从大学中获益最多的人能够支付费用,而把更多的公共资金留给其他事务。

一些非洲国家实行了国家贷款计划。但各国政府一直在努力追索债务。私营部门现在正试图做得更好。

开普勒学院和基加利的阿基拉女子学院正与德国的“机遇”国际组织合作,尝试一种受到经济学家力推的学生融资模式——收入分成协议。

“机遇”国际组织支付了学生的一部分前期费用。一旦毕业,校友们向“机遇”国际组织支付月收入的一部分,最高可达原始贷款的180%。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工作,就不用支付任何费用。

开普勒学院的实验从2019年1月才开始。但诸如此类的模式应该有助于更多学生获得学历,同时鼓励教育机构思考学生的就业前景。这对非洲年轻人来说当然是好消息。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